大國博弈 2012-10-17:北京南海逞強 如送美大禮

北京南海逞強 如送美大禮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自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以來,中國對日本所進行的經濟心理戰已漸見成效,令中方在釣魚島問題上曙光再現,並且重奪失落已久的主動權。

在這關鍵時刻,中國最不願見到的是再在南海另起火頭,再加上目前日本與菲律賓已連成一氣,所以北京有必要重新探討南海問題的成因,研究為何當初美國的反應會如此激烈,以及何以南海諸國會對美國的拉攏一呼百應。

美國門羅主義 令美稱霸全球

雖然美國圍堵中國之心早已昭然若揭,但人們卻沒有深究美國為何一直強調「保證南海航行暢通」、「保持海洋安全等原則」,更絲毫沒有理會到這些事情為何會如此刺激到美國的神經。而實際上,美國研究南海問題的人士,已多次提到「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這關鍵字,可見該主義對構成美國人對南海問題的觀感,有着相當大的影響。

「門羅主義」由美國總統門羅(James Monroe)於1823年發表,表明歐洲列強不應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洲國家之主權相關事務。而對於歐洲各國之間的爭端,或各國與其美洲殖民地之間的戰事,美國保持中立。相關戰事若發生於美洲,美國將視為具敵意之行為。其後老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於1904年補入「羅斯福推論」(Roosevelt Corollary)至門羅主義中,確保美國有權介入拉丁美洲,並以之作為行使美式殖民主義之許可。時至今日,門羅主義通常是美國在美洲行使的殖民主義之代稱。

讀者至此可能還未明白門羅主義的重要性,但如若再加上在1840年代起開始流行,作為美國西向擴充運動和日後對外擴張的信念依歸的「昭昭天命論」 (Manifest Destiny),以及在1890年代出現的馬漢(Mahan)的海權思想,那麼門羅主義可說是美國大肆擴張領土的前奏。

中國海軍擴張 美恐門羅翻版

美國在1823年發表「門羅主義」的時候,無論是國力與海陸軍力均相當薄弱,全賴英國的保證和支持,才使之得以順利執行。毫無疑問,這為美國提供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為日後的領土擴張提供了良好的條件。隨着昭昭天命論於在1840年代起開始流行,大大加快了美國的西擴,於1853年美國已取得了相當於今 日美國本土的領土。

1890年,馬漢的海權思想的出現亦令美國決意發展海權,為美國的海外擴張揭開了序幕。美國於1898年兼併了夏威夷,亦於同一年在戰勝西班牙後取得了關島、波多黎各、菲律賓及古巴,於1899年佔領威克島。於1904年購得了巴拿馬運河開發權,運河於1914年正式通航,接通了美國東西岸,進一步鞏固了美國對美洲的控制。由此可見,門羅主義實在是使美國踏上了成為世界強國的坦途的關鍵性第一步。

故此,中國於2009年5月宣布將南海視為核心利益,在美國眼中,便立刻聯想到門羅主義,認為北京欲在南海行使霸權,並將之變成中國的後院,摒除美國的介入。再加上同一時間中國在進行大規模海軍擴張,美國又怎會不認為北京在「依樣畫葫蘆」,企圖踏上美國成為世界帝國之路?

憂華奪南海馬六甲 美冒冷汗

從地理上來看,如果讓中國在南海得手的話,下一步將會是控制馬六甲海峽,繼而染指印度洋。想到這一情景,美國不冷汗直冒才怪,因為美國海權的興起有賴它的 「兩洋戰略」——加勒比海(其後是大西洋)與太平洋,中間靠由自己控制的巴拿馬運河連接。而中國控制南海就等同於美國由稱霸加勒比海起家,成功後再經過結 交緬甸進出印度洋,那麼馬六甲海峽這戰略咽喉早晚便會落入中國手中,這樣中國的「兩洋戰略」便宣告成立——不僅東南亞成囊中物,一個新的世界霸權亦指日可待。(See map below)

但遺憾的是,北京一方面沒有考慮到美國作出「中國門羅主義」這歷史聯想後的觀感和反應,另一方面亦沒有在原本的門羅主義的歷史上多下工夫。盡管時至今日,門羅主義已淪為美國在美洲行使的殖民主義之代稱,然而門羅主義一開始其實是頗受好評的,絕不是美國用強的結果。

門羅主義出台的其中一個重要背景,是差不多所有拉丁美洲的殖民地都已從西班牙和葡萄牙獨立出來,故此美國提出歐洲列強不應再殖民美洲和介入美洲事務,基本上是受到這些新獨立國的歡迎的——這一點與亞洲各國在金融海嘯後,感到經濟上過分依賴中國,軍事上漸受中國威脅,繼而向美國求助,最後美國決定重返亞洲的情況十分相似。

亞洲各國憂華 美乘勢擴陣營

換言之,北京欲於南海行使門羅主義,但卻搞錯了所飾演的角色——它滿以為自己在演美國,但實際上卻演了西班牙,就好像一個人想演諸葛亮,卻錯演了周瑜一 樣。由於中國對南海各國用強,亦明顯有領土野心,因此美國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亞洲各國納入自己陣營——這是歷史再一次證明在這種情況下,用強只會白白送給對方一個大禮,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而錯演了周瑜的一方,不被孔明三氣周公謹才怪。

另一方面,如上文所言,在早期實際上執行門羅主義的並非美國,而是英國,但是當時擁有眾多殖民地的英國,又為何能夠取信於拉丁美洲的新獨立國呢?很明顯這一點北京亦從來沒有看清。

當時英國國勢正如日方中,皇家海軍實力舉世無雙。在「不列顛治世」(Pax Britannica)下,英國一方面堅持公海自由原則,以確保其海上貿易航綫,另一方面亦高舉自由放任主義的旗幟,不欲拉丁美洲國家被歐洲列強控制。簡而言之,英國所需要的是市場,不是這些國家本身,因而這些國家毋須擔心國家安全受到威脅。這些主張跟今時今日美國就南海問題所提出的,幾乎如出一轍!

由此可見,北京如再不汲取歷史教訓的話,便變相白白給予了美國在亞洲再一次行使門羅主義的機會。上一次美國在美洲實行門羅主義的效果持續了近200年,中國還可以再等200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