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11/9/7 ─ 全球危機是中國良機

全球危機是中國良機

袁彌昌

繼北倫敦暴動和美國財赤危機之後,西方評論界和學術界開始有人認為世界正陷入新一輪危機之中。更甚的是,這一輪危機所衍生的信心危機,已不是單就經濟或國家體系而發,而是轉為針對全球各地的精英分子。

很多人認為當前的危機只是全球經濟危機,抱有這種想法的人真是樂觀的一群。毫無疑問,這一輪危機是由2008年金融海嘯所引起,一開始只屬經濟危機;但針對金融精英的信心危機,很快就轉移到政治精英身上,並演變成一場政治危機。因為政治精英非但未能解決是危機,亦從未要引發這場危機的罪魁禍首負起責任,也沒 有採取有效措施防止它再次發生。

經濟危機 轉向政治

故此,再以全球經濟危機來理解新一輪危機已不合時宜。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隨即演變成政治危機,長遠威脅到歐盟的存續;「阿拉伯之春」也是由全球化問題所引起的地區性政治風暴;北倫敦暴動和美國財赤危機,亦迅即演變成管治危機,嚴重損害兩國政治精英的認受性。即使是香港面對的管治問題,其實某程度也是對全球化的反響。

在這大環境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 亞集團總裁Ian Bremmer提出,我們正身處於所謂「G-Zero」的世界:由於全球強國均自顧不暇,所以世界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面,加深全球的失序。由這一輪危機所引發的民憤和民粹主義,如果不能有效疏導,世界很可能會重蹈1930年代的極端時代的覆轍;但將以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方式展開,目前針對全球精英的信心危機,乃一重要警號。

即使我們正身處於「G-Zero」的世界,但是否真的沒有一個強國可以領導世界?事實上,在全球經濟危機演變成政治危機的過程中,中國必然是受影響最深的國家之一。皆因相對於奉行民主制度、擁有一定的合法性供其消耗的西方各國,中國所有的經濟問題均會在很短時間內,自動演變成政治問題,因此中國絕對有理由主動肩負起領導的角色。

讀者可能會質疑中國何德何能,憑什麼擔起領導世界這個重責?金融海嘯後,人們憧憬中美合組G-2雖屬一個美麗的幻想,不過那呼聲已是一種先聲。

有評論指,目前中國持有高達三萬多億美元的外滙儲備,實際上已足以成為重整全球經濟的基石。更重要的是,目前不論美國或歐洲,均垂涎中國這龐大的外滙儲備,極渴望中國將這筆資金注入其奄奄一息的經濟體系,故此現時中國可謂予取予攜。

「北京共識」 適時建立

更何況,中國以其外滙儲備救美援歐,基本上利多於弊。美國一直指摘中美貿易失衡,讓中國用外滙投資美國,不但有助收窄失衡,同時中國外滙的減少也有助推動人民幣加速升值,扭轉中國外滙儲備的過快增長與積累,對遏止國內當前通脹上漲亦具一定作用。

再者,投資美國並不是沒有附帶條件的,此舉應可為中國換來一些地緣政治利益及安全保障。

中國外滙對紓緩歐洲當前債務危機的重要作用,固然是不言自喻。中國還能藉此將持有的美元資產比重減少,逐步分散至歐羅資產,可謂一舉兩得。中國此時不爭取投資這些大國的機會,更待何時?

誠然,中國動用外滙援助歐美背後的最重要意義,在於建立有利於中國崛起的新經濟及金融秩序。中國可借此機會樹立新的財政及金融紀律的規範,要求受助國遵守, 亦可促使她們實行一些結構性轉變,以及遵守某些承諾,以換取優惠或援助。這樣一來,一個新「北京共識」便能夠完全取代在金融海嘯後,已壽終正寢的「華盛頓共識」,確立一個對中國更為有利的全球經濟環境。

因此,現時北京應停止無謂的地緣政治爭逐,轉而藉援助各國,實現全球性的經濟崛起。着手建立這個全球新經濟秩序,比起自吹自擂「中國模式」管用得多了── 真正的「中國模式」,應是一個可以為世界帶來改變的體系,只有這樣才足以讓中國晉身超級大國之列。

如果這計劃得以順利實行,無疑將奠定中國的全球領導地位,同時亦必將大大提高中共的合法性,這樣無論是國內、台灣或香港的問題均會迎刃而解,北京更可能毋須再為確保天然資源而擔心。

作者為治學文社成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