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棋盤 2011-6-13:中國「被第一」 中央要降溫

中國「被第一」 中央要降溫

自筆者去年在上海發現了《中國力》這本企圖對中國近現代史大翻案的「歷史書」,見識到中共新型文宣的「創意」及「積極性」之後,每次回到國內都會特地找尋該類書籍,藉此一窺當局的意圖及正在面對的問題。最近一次就發現了《適應者死亡:媒體狂歡時代的全球戰略博弈》一書,其作者力圖根本性地解決引致2010 年外交危機的主要成因。

民族主義高漲 外交戰略死結

正如筆者在本欄較早的評論中提到,中國所面臨的一大戰略死結就是國內民族主義高漲,中共每每為了滿足民粹及民族主義者尋求中國自立、仇視美國的訴求,直接令其外交危機更形惡化。因此《適應者死亡》的三位作者趕忙為國內輿論降溫,並希望藉此書「突破民族主義和情緒主義的桎梏」——避免發生另一次2010年外 交危機的意圖呼之欲出。

在討論該書的論點之前,事實上從3位作者的「人選」中,已足以讓我們窺探到目前中國外交界的境況。3位作者不但沒有甚麼名氣,而且全都僅是博士生,一位竟在創作科幻小說!這反映出中國自2010年外交危機後,國家對今後外交發展的方向,還未整理出一個清晰的新思路,以致有名氣的學者都不敢貿貿然表態,更遑 論公然出書鼓吹自己的主張,所以影響輿論的重任自然就落在這3位作者身上。

「捧殺」中國 西方傳媒心理戰術

該書作者用上了「被第一」、「適應者死亡」等新詞彙,來說明國人在「中國第一」、「美國衰落」等言論的耳濡目染下,正有如溫水煮青蛙般被捧殺,而這盆溫水就是西方媒體意識操控的成果,連「中國模式」、「北京共識」、「中美國」(Chimerica)、「G2」等名詞亦被視為西方對中國實施戰略心理戰的產物。

當然這種危言聳聽式的論述,今時今日在國內已司空見慣,但並不代表它們毫無道理。作者特別點名《當中國統治世界》,《1421:中國發現世界》等西方書籍,指出它們即使並非故意捧殺中國,不過經過國內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後,往往令國人頭腦發燒,導致民族主義氾濫。這種現象歸根究柢還是中國人心裏,普遍存 在着經歷百年屈辱後的自卑情結,極度渴望被世界認可,而這種心理就恰恰為西方媒體進行意識操控提供了機會。

該書另一看點就是作者公然向《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中國夢》等書叫板。對於前兩者,作者毫不留情地批評它們代表一種非理性情緒,容易導向極端民族主義,對發展中的中國有害無益。至於《中國夢》,作者雖沒有大肆批評,但卻表達出對中國鷹派的不滿,指他們沒有為大局着想,為愛鼓吹中國威脅論、霸 權論的西方媒體,提供了炒作的材料。如果3位博士生作者沒有後台撑腰的話,很難想像他們膽敢向這些熱門作品叫板。

一如所料,《適應者死亡》中支持繼續遵行「韜光養晦」戰略,不要跟美國攤牌的論點與論據,跟中國社科院剛於6月9日發布的《美國藍皮書》的內容,簡直是如出一轍。藍皮書表示未來20到30年內,美國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不會動搖,至少在看得見的未來,談不上「美國衰落」。藍皮書還回顧了過去50年多間,雖曾 多次出現「美國衰落」的論調,但至今美國仍是全球唯一超級大國,更發現一些美國衰落論,更像是對美國的鞭策與激勵。這種大規模、苦口婆心式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歷史上可真是絕無僅有,但亦讓我們認清國內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和情緒主義,對當前的中國外交已構成極大阻礙,甚至威脅,使備受困擾的領導人,不得不全力開動所有文宣機器,設法將這問題盡快擺平。

美享絕對優勢 勿忘韜光養晦

即使是一本文宣書,《適應者死亡》對於為當前的外交死結拆彈,還是有相當的積極與警示作用。它以一個全新的角度去游說國人不要被美國請君入甕,不要輕言放棄「韜光養晦」,亦不要相信媒體渲染下虛幻的強大。此外,在描述美國享有絕對優勢的同時,亦不忘提醒國人要注重發展科技、商業與教育。以上種種顯示目前中共已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開始對症下藥,並將信息向民眾傳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