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棋盤 2011-5-9:後拉登時代 中國西進有利無害

後拉登時代 中國西進有利無害

在拉登伏誅後出爐的種種報道中,已有充分證據顯示美軍早已對拉登所在瞭如指掌,手到擒來只是時間問題,選擇在此時出手只不過是轉移世人對利比亞亂局的視綫,以及讓奧巴馬處於歷史低點的支持率飈升一下而已。

事實上,在此之前亦有另一重要迹象顯示美國的阿富汗——巴基斯坦戰綫,甚至是美國整個外交政策的重心,快將進入新階段,就是奧巴馬在拉登被擊斃3天前所宣布,對國家安全團隊的人事變動。

奧巴馬所作的任命,基本上全都與阿富汗戰爭有關:中央情報局局長帕內塔(Leon Panetta)出任下一屆國防部長,駐阿富汗美軍司令彼得雷烏斯(David H. Petraeus)成為新任中情局局長,曾任美國駐伊拉克、巴基斯坦等國大使的克羅克(Ryan Crocker)擔任駐阿富汗大使。

在上述任命中,最耐人尋味的是彼得雷烏斯出任中情局局長。彼得雷烏斯可說是美國在後9/11時代的常勝將軍,尤其是在伊拉克曾取得輝煌的戰果,調任駐阿富汗美軍司令後,仍堅稱局勢進展良好,不如外界想像般差。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當奧巴馬清楚捉拿拉登已十拿九穩,令美軍撤出阿富汗變得更順理成章之時,彼得雷烏 斯頓時成為了撤軍的嚴重障礙,非把他調離現時的崗位不可。

由此可見,奧巴馬已決意不再讓美軍在阿富汗耗下去,至少在他取得連任前只能如此。而拉登藏身巴基斯坦城市的事實,亦使美國在阿富汗境內的反恐行動及國家重建工作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大為降低。即使阿富汗具有巨大的地緣戰略價值,但在美國國內嚴峻的政治環境下,奧巴馬也顧不了那麼多,還是脫身要緊,能夠說聲「任務完成」已屬萬幸。

奧巴馬民望虛火 國民遲早醒覺

最令筆者感到意外和吊詭的是,眾多分析與報道都將奧巴馬捧為英雄,然而它們卻忽視了反恐戰,以及美軍和情報機關的反叛亂分子行動模式,很大程度都是由共和黨所大力鼓吹及制定的,可謂布殊前人種樹,奧巴馬只是後人乘涼,且不說他運氣好。

因此,在美國舉國歡騰的時候,共和黨當然不便出來邀功,布殊也婉拒了奧巴馬到訪世貿遺址,悼念死難者儀式的邀請。不過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奧巴馬這一輪的民望飈升,只是一場虛火,當民眾回到現實時便會意識到,還是共和黨那一套外交模式管用,更適合急於求成的美國人的口胃。故此盡管選情短期內將對民主黨有利,但長遠而言,只要共和黨鋪陳好一套言之有物的論述,合理地領功,還是有翻盤的可能。

拉登死顯「正義」 單邊主義恐還魂

雖然追捕拉登需時十年,但終歸還是以軍事報復手段而成全功,使美國的「正義」得以伸張,國家得以重新凝聚。由此我們可以預期布殊時代的強硬單邊主義作風, 將可能以較溫和、較容易為盟友所接受的形式,藉拉登之死「借屍還魂」,畢竟奧巴馬政府一開始已多少延續了布殊時代的外交政策;而奧巴馬和希拉莉等人所鼓吹 的所謂巧實力(smart power)方針,又搞出了埃及和利比亞這兩個「大頭佛」,因此民主黨極可能借此機會促成其外交轉型,逐步共和黨化,以擺脫一向以來民主黨外交方面較弱的印象。

美巴關係緊張 中國漁人得利

即使拉登之死在時間上可能受奧巴馬全盤操縱,但它終竟是奧巴馬和美國的及時雨。目前美國在中東地區正面臨着可能失去大部分重要盟友的危機:伊拉克和黎巴嫩正倒向伊朗,巴林和也門動向不明,埃及的局勢也不一定按照美國的意思發展,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的土耳其亦可能因而改變立場,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藉拉登之死,迅速將重心放回中東,向世界顯示美國應付亂局還是游刃有餘。

對於樂於看見美國在阿富汗戰爭中消耗國力的中國,儘管知道早晚可染指美國撤軍後遺留下來的真空,但拉登之死的確來得早了點。不過美國自阿富汗脫身,以及美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轉趨緊張,均對中國有利無害,有助中國將該地區納入其勢力範圍,以達到西連伊朗,東制印度的目的,因此中國今後的動向將肯定備受注目。

HKET20110509OP01AP-D90.jp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