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棋盤 2011-4-12:空襲利比亞 美歐缺戰略眼光

空襲利比亞 美歐缺戰略眼光

3月17日的《聯合國安理會1973號決議》通過兩日後,旋即展開的空襲利比亞行動,至今已持續近一個月。該行動表面上對利比亞實施禁飛以保護當地平民, 實則是藉由軍事手段推翻卡達菲政權。對於這場內地網民稱為「法國是真想打,英國是假想打,美國是不得不打」的戰爭,無論是作戰上利比亞反對派與聯軍空襲的 配合,以至戰略上美英法等政府對政治、軍事與外交之間的相互關係的了解和指導,均出現了嚴重的問題,為聯軍軍事行動添上極大變數。

聯軍助反對派 戰況陷膠着

在軍事史上,有關利比亞的較具重要性的戰役為二戰中的北非戰役。由於地理環境的關係,歷時4年的北非戰役淪為了爭奪地中海沿岸地區的拉鋸戰。即使「沙漠之狐」隆美爾積極採取所謂的「間接路綫」,取得了輝煌的戰果,但最後還是因其北非軍補給惡化及攻勢頓挫,主動放棄利比亞,才讓盟軍取得決定性結果。

筆者帶出這段歷史,是由於作戰上聯軍空襲對戰爭的主導,使得原本實力本就較弱的反對派放棄較為合理的「間接路綫」,而不得不採用「直接路綫」。即使有聯軍 空軍支援,政府軍要預測和應付反對派還是游刃有餘,皆因聯軍急欲反對派直搗的黎波里,趕走卡達菲,而反對派在聯軍的政治壓力及期望下,亦不得不這樣做。故 此,反對派惟有向西逐個向地中海沿岸城市攻堅,使政府軍的防衞變得非常簡單容易。在這形勢下,戰況陷入膠着可說是必然結果。

反對派群龍無首 不利戰局

面對着聯軍的轟炸,政府軍亦不會坐以待斃。北約指揮官指,政府軍愈來愈訴諸非傳統戰術,開始使用將平民當做人肉盾牌等手段,以應付聯軍的攻勢,長遠而言這會為高舉人道干預旗幟的聯軍帶來不良的影響。筆者甚至懷疑早前反對派攻下親卡達菲的數個城市,是卡達菲的僱傭兵上演的一齣好戲,目的是為了製造危機以延長戰爭——這是僱傭兵一貫的賺錢妙法,當然我們亦不能排除是政府軍有計劃地後退,以暫避聯軍鋒芒。

相對於二戰的北非戰役,本戰役還具有兩種額外要素:部落及石油,兩者對卡達菲政權的存續皆有關鍵性影響。早前有消息指出,開始有部落叛離卡達菲——這當然 有理由發生,只不過選錯邊則需付出極大的代價,甚至有「滅族」之虞。眼見戰況陷入拉鋸,部落基本上已缺乏大舉叛離卡達菲的誘因,且不說西方各國一向都不諳 處理部落事宜。

至於石油方面,擁有石油的部落只會是雙方的爭取對象,當然不愁出路,亦毋須急於歸邊。只是我們須認清外界一直都認為西方各國之所以軍事介入利比亞,無非是為了當地石油,故此他們也不能過分明目張膽地佔據產油地區,這無形中令聯軍少了一張王牌。

另一對戰爭前景有着重大影響,卻被聯軍刻意淡化的,是反對派群龍無首的事實。有別於「阿拉伯之春」中的其他國家,利比亞反對派的領導人始終是寂寂無聞,以致我們至今也只能稱該陣營為「反對派」。就在現時戰況已逐漸脫離反對派控制之際,亦傳出反對派中出現內鬥的情況。以上種種迹象,令筆者對今後反對派及聯軍 軍事行動的發展,不敢抱有任何幻想。

不派地面部隊 難望勝利

是次軍事行動,嚴重暴露了西方民選領袖缺乏戰略素養的事實。參與行動的美英法三大國之中,除了法國總統薩爾科齊稍具戰略眼光,希望藉此重新確立法國在未來 非洲的地位之外,美國總統奧巴馬及英國首相卡梅倫本身,均沒有強烈動機軍事介入利比亞:奧巴馬因之前沒有在「阿拉伯之春」中採用任何行動,受到共和黨政敵的猛烈抨擊而不得不出手;外交建樹乏善足陳的卡梅倫亦面臨國內支持率下滑的困境,須借此機會小試牛刀。

奧巴馬滿以為美國只需參與空襲並將指揮權交予北約,便可安心角逐連任。他一方面呼籲卡達菲下台,另一方面卻堅稱不會軍事推翻卡達菲,簡直語無倫次,可見他 一開始根本沒有考慮到空襲能否達到他的目的——迫卡達菲下台。事實亦證明單靠空襲不太可能推翻卡達菲,但聯軍卻毫無派出地面部隊的打算,如今可能只有僥倖 才能挽救這場戰爭。

一般人認為「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是指戰爭是政治的工具,受到政治的理性控制,然而其真正意思應是:戰爭是含糊不清的政治,以及非理性的政治行為的延續。是次軍事行動無疑是對這格言作出了極恰當的詮釋。

HKET20110412OP04AP-D90.jp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