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棋盤 2011-3-14:中國外交多重人格 七派拉鋸

中國外交多重人格 七派拉鋸

袁彌昌

 

近年來,研究中國外交的人士均會發現,中國的外交思維及行為愈來愈難以理解——在愈加複雜及多樣化之餘,有些行為甚至是自相矛盾的。一些專家將這種現象歸 因於國內民族主義高漲,北京在維穩的大前提下,其反應無可避免受這種國民情緒所制。筆者完全同意這看法,但認為這看法只能解釋事情最顯而易見的一部分,並 沒有觸及核心。

外交思維行徑 中國日趨矛盾

在最新一期的《華盛頓季刊》中,刊出了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一文,題為「應對一個矛盾的中國」。文中他列舉出中國外交界的不同派別,並把它們整理成一個光譜(spectrum),顯示不同派別 論述中國國際身份定位的立場差異。相對於只側重於國內的民間影響,沈氏勾劃出外交界不同派別對中國的外交行徑的實際影響,確切地解釋了中國外交行徑愈趨矛 盾的緣由。筆者認為這是了解中國外交事務的一篇重要文章,極具參考價值。

在沈氏所構建的光譜中,他將中國外交界分為七大派別:本土派、現實派、大國派、亞洲派、全球南營(Global South)派、選擇性多邊主義派及全球派——愈先提及的愈傾向孤立主義和現實主義;愈往後的則是愈傾向世界主義和自由主義。

1. 本土派集合了民粹主義者,懼外民族主義者及馬克斯主義者,該派可說是國內「新左派」的雙胞兄弟,他們不信任國外世界及國際組織,尋求中國自主自立,仇視美國。對於這派的主要方針,我們可從《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等書籍中略見一斑。

2. 現實派作為外交界的重要派別,其現實主義在中國歷朝植根已深,因而是具中國特色的現實主義。該派對國家利益高度敏感,高舉國家主權,抗拒任何跨國性事務須 穿越國界的說法,認為這是西方拖垮中國的陰謀。他們在主張富國強兵之同時,亦力主國家運用這些國家實力,對美國擺出更強硬的姿態。

3. 大國派認為中國外交的重心該是世界主要大國及集團,包括美國,俄羅斯及歐盟,而不是發展中國家及多邊主義,因此該派的倡導者就是研究中國與這些國家的關係 的專家。大國派從江澤民時代到胡錦濤時代,經歷了很大的轉變:由江澤民時代備受重視,力主中美關係為「重中之重」,到胡錦濤時代開始失勢,目睹政策逐漸變 得較平衡及較具全球性。

4. 處於光譜中央的亞洲派,力促中國外交需專注於其周邊地區及亞洲睦鄰,認為亞洲「後園」的穩定,關係着國家經濟發展與安全。該派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 抬頭,使中國與鄰國關係大為改善,然而成也金融危機,敗也金融危機,金融海嘯後,北京的強硬及擴張作風使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印度,日本及南韓的關係急轉直 下,基本上令該派的貢獻化為烏有。

5. 全球南營派認為中國的外交定位和責任需專注於發展中世界,因為中國長久以來都視自己為發展中國家,不過這只是代表北京需兼顧第三世界外交,並不影響與其他大國的外交。著名的金磚四國(BRIC)集團外交,以及中國對G20的大力支持,就是該派的重要主張。

6. 顧名思義,選擇性多邊主義派認為中國應逐步及選擇性地讓中國參與全球事務,特別是在對國家安全利益受到影響的情況下,才主動參與。該派主張的一大特點是與 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指導相容,因此,對他們來說多邊主義只不過是權宜之計,並非一種哲學或理想,所以該派人士也大多是有國際主義傾向的現實主義者,而非 真正的自由制度主義者。

7. 處於光譜最末端的全球派相當於西方的自由制度主義者,他們無疑比上一派更重視及支持多邊組織,同時亦對軟實力,外交及區域性組織等較有信心。該派認為全球 管治乃大勢所趨,故此中國有必要成為一負責任的大國,而中非合作論壇會議就是這類思維的產物。可是,隨着金融海嘯後,國內普遍對全球管治失去信心,北京亦 採取更現實的政策,該派亦因而變得無足輕重了。

美藉派別興衰 窺華外交內幕

雖然沈氏的分析不一定完全正確,但至少顯示美國已更進一步掌握了中國的外交實況。她可以藉着了解派別的得勢與失勢,來窺探中國的外交內幕,亦可以在派別之間製造矛盾,以達到互鬥或操控的效果。

繼知悉中國是一個《脆弱的強權》(Susan Shirk著)後,沈氏光譜無疑是美國對中國外交的另一重大發現。

HKET20110314OP03ATS.gif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