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新專欄:國際棋盤

“國際棋盤"是本人在香港經濟日報的新專欄。這篇作為新專欄的首篇評論,是一篇介紹性的評論文章,意在總結中國2010年的外交得失,同時介紹一些中國外交面臨的結構性/根本性問題。


國際棋盤


胡總訪美前先硬後軟 勢被吃定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2010年是中國外交的一個大災年。金融海嘯後北京自信滿滿,以為終於可跟美國平起平坐,並趁機迅速擴充海軍實力。怎料美國將計就計,利用亞洲各國對中國崛起及軍力擴張的擔憂,策動亞洲各國圍堵中國。不但令中國丟失了自金融海嘯以來所贏得的外交成果,更令中國陷入了極嚴峻的外交困境。

華兩戰略弱點 美立不敗之地

不過,即使北京沒有犯下這麼嚴重的戰略誤判,美國依然是勝券在握——中國在戰略上長期存在着兩大結構性弱點,以其嚴重性及棘手程度,將它們稱為戰略死結也不為過。這令華府在制定對華政策上游刃有餘,基本上立於不敗之地。筆者希望在本欄首篇評論中,對這兩大戰略死結略作分析。

中國在戰略上最脆弱的一環就是其能源安全問題。為了應付迅速增長的能源需求,中國已不惜在全球各地四出搜購石油、天然氣等資源。但中國所面臨的首要問題, 就是怎樣確保其能源路綫,將能源運返本國。當中最為北京所關注的是中東石油運返中國的海上路綫——中東石油需途經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及南中國海,才能抵達 中國。故此,即使胡錦濤將中國海上路綫的脆弱性稱為「馬六甲困局」,但實際上問題的嚴重性遠超於此。

美國當然對這戰略死結知之甚詳:它深知只需控制中東與中國之間的重要水道,即等於扼住了中國的咽喉,對中國的能源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因此,盡管美國海軍冠絕全球,並且已對全球重要水道嚴加控制,但仍致力強化與印度的同盟關係,加強對巴基斯坦的支配,並經常向緬甸施壓,其目的除了加強對中國的圍堵之外,亦直接強化其對印度洋的控制。

「馬六甲困局」 扼華能源咽喉

為了破解「馬六甲困局」,中國採取了兩手策略。其一是所謂的「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策略:中國積極與南海和印度洋諸國發展外交關係,並且在各國興建港口及軍事設施。但該策略在美國嚴密控制印度洋的情況下,對整體問題幫助不大。有見及此,北京惟有切實地進行海軍擴張,但此舉隨即為美國所利用,使亞洲各國爭相向美國要求安全保障,令中國陷入外交孤立。

然而,令中國的外交危機更形惡化的,卻是中國的另一戰略死結——民族主義。自鄧小平離世後,中共為鞏固黨的統治,經常訴諸於民族主義,炒作某些國際議題, 這情況在有關美國和日本的議題裏尤為明顯。除此之外,近年來亦逐漸衍生出軍事民族主義,特別是海軍民族主義,反映出中共刻意借軍事與海軍擴張,來加強自身的合法性及管治威信。

京民族主義作祟 限外交空間

在2010年的外交危機中,民族主義扮演着一個非常關鍵的角色。中國的大規模海軍擴張,除了應付軍力需要外,很大程度就是為了滿足國內海軍民族主義的訴求。皆因當時海軍擴張及興建航母,已成為國內的主旋律,而興建航母更是國家繼奧運和世博後,最重要的「國家工程」,故此海軍擴張事在必行,最後導致與美國 海權的直接碰撞。

其後在美國與亞洲各國的聯合軍演中,北京的反應亦深受民族主義所影響。中共慣常抗衡美國的態度,使北京不得不擺出一副強硬的姿態,幾乎對所有軍演均作出強硬聲明,這無異是火上加油,大大限制了北京在外交上的轉圜空間。

各國開清單 中國賠夫人又折兵

最令人費解的是,北京的對美政策亦存在着另一種「慣常做法」,就是必須穩定中美關係。因此一開始對美國展示一輪強硬姿態後,便務必要在兩國任何一方元首訪問對方國家前,急忙修補關係。不過,在過程中當然少不了被歐洲各國乘機敲詐一番,近來中國就是為此忙於為歐洲國家應對債務危機,並簽下巨額定單。

當然美國也絕不會放過這良機,向中國開出清單,而這次胡錦濤訪美亦不例外。從奧巴馬高調表示將與胡錦濤談及人民幣滙率,人權,全球經濟及北韓問題,可見美國已非常熟悉中國這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做法,料定又可「吃定」中國。

面對着這一系列的問題與弱點,以及北京在國內外的矛盾做法,試問又怎可能單憑中國外交政策強硬與否這一點,來評論北京外交決策的對錯?

中國大規模擴張海軍,除了應付軍力需要外,很大程度就是為了滿足國內海軍民族主義的訴求;圖為中國海軍導彈護衞艦。 (資料圖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