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日報 2010/8/30 ─ 中國急擴海權 禍大於福

中國急擴海權 禍大於福 (原題目:中國海權模式的挫敗)

袁彌昌 (國際戰略問題評論員)

中國以擴張海軍為拓展海權的策略,惹來美日等國非議;圖為中國海軍在南海的一次演習。 (資料圖片)

在美韓軍演舉行後的一段時間裏,不少評論人士都開始認清中國已陷入嚴峻的外交危機,而當中大部分都將是次危機歸咎於北京的戰略誤判。筆者亦不否認這是一次 嚴重的戰略誤判,然而這解釋卻有欠深入,始終沒有觸及到問題核心。如果要認真解釋危機的成因,我們必須先了解中國由陸權到海權這大方針上的轉向。

遇海嘯與海盜 「海權論」抬頭

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已經歷了無數次的陸權與海權之間的辯論,爭論中國該成為一陸權大國還是海權大國。

一直以來,主張發展陸權的一方略佔上風,直到美國在小布殊時期聲勢受挫,海權的一方得以逐漸抬頭。隨後金融海嘯的來臨,以及中國因海盜問題派遣軍艦到亞丁 灣護航及巡邏,才一錘定音,使海軍擴張及興建航母,成為國內的主旋律。興建航母儼然是國家繼奧運和世博後,最重要的「國家工程」。

忘記目標為本 擴海軍只戰略

只可惜中國犯了一個戰略初哥最常犯的錯誤,就是將目標與戰略混淆。中國海權論者認為,中國如要確保其能源及資源安全,保護在南海及其他海外地區的利益,以 及保護其沿海地帶,就必須大力發展海軍。這思路基本上沒有錯,但戰略可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只需單純的訂下的目標,假以時日就能夠達成-它必須把敵方可能 的反應和反戰略計算在內,要不然任誰也能夠從事戰略計劃工作。

北京領導人就是犯了這種通常是美國民間出身的政治家才犯的低級錯誤,盡管他們應該是訓練及經驗有素的。無奈這海權戰略一開始已經不起考驗——且不說達到原 定目標,跟美國分庭抗禮,就連會引起亞洲各國不安與恐懼這一點,亦被完全低估,可見這戰略根本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目前中國的戰略素養的低下,在此可見一 斑。

陸權尚未成熟 急進徒惹圍堵

再者,中國海權論者的論點本身也不太站得住腳。中國一直以來都是陸權大國,即使是常為中國海權論者所稱道的鄭和下西洋,也是因中國在明成祖時期為陸權大國 這一事實,才得以實現。這一點從明成祖定都北京,成祖本人以北京為基地,五次北伐元朝的殘餘勢力,便能夠證明。而鄭和下西洋只是當時財政和技術水平許可下 的產物,最終只是曇花一現,可說是歷史的必然。

更要命的是,中國海權論者所提倡的一套,是一種狹隘的海權論。從北京只專注於史無前例的海軍擴張上,我們便可得悉其海權論是以軍事為主的,這毫無疑問就是導致中國與其亞洲鄰國及美國直接碰撞的導火綫。

從歷史上我們亦可以看出,美國與英國屢次打敗意欲挑戰其霸權的陸權國家,對怎樣應付這種威脅,已駕輕就熟,故此中國實在沒有理由為人家錦上添花。

中國在其陸權發展尚未成熟之際,便匆匆發展海權,除了引起美國的全面圍堵之外,更無異是自己將中國海權的成敗與兩岸統一、南海問題、以及與亞洲各國的關係捆綁在一起,其結果在新一輪的外交角力中已不言自喻,真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建歐亞大陸橋 摒美日於孤島

那麼中國維持發展陸權又會怎樣呢?這至少可避免與美國和日本正面對決,繼續貫徹中國和平發展戰略,消除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疑慮,並提升其軟實力。這對緩和台海局勢,以及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具積極作用。

此外,中國亦可繼續運用「以經濟帶動政治」模式,來推動與各國的關係。至於備受關注的能源與航道安全,只要中國能消除戰爭的威脅,基本上也不會構成問題,因此發展陸權正是消弭戰爭的良方。

就時機而言,美國在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中受挫,加上中亞地區在奧巴馬的外交政策中沒有分量,變相是將中亞拱手相讓。中國只要加大與該地區融合的力度,逐步建立歐亞大陸橋,一個跨歐亞的大陸體系的形成將指日可待。

其後只須將中東和非洲納入該體系之內,美國和日本早晚會成為被摒除在「世界島」以外的「孤島」,這樣美國才能不戰而下。中國卻竟不去摘這熟透的果實,反而在別處燃起火頭,真令人大惑不解。

以現時情況來看,中共所謂的21世紀初重要戰略機遇期,已被自己一手蹧蹋掉。在北京了解到問題癥結所在和戰略為何物之前,不見得有任何扭轉乾坤的可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