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世界盃足球大趨勢

假如2006世界盃(決賽:法國對意大利)標誌著歐洲足球的全面勝利,那麼從2008歐洲國家盃,我們即可發現到,歐洲足球(特別是冠軍西班牙)已非常積極從南美足球中取得靈感,主要原因是當代足球的防守性已大大增強,令較為單調的歐洲進攻模式難以應付。這個趨勢的發展的頂點就是被譽為「地上最強」的巴塞隆那,美斯的進攻盡顯南美足球的特殊進攻優勢,能與巴塞隆那抗衡的就只有「防守屈機派」的摩連奴與國際米蘭而已。

只不過,儘管西班牙足球已和南美足球有一定程度的融合,其本質還是傾向歐洲足球的─防守就不用說了,中前場的合作和進攻模式依舊帶有濃厚的歐洲特色─特別是歐洲足球已雄霸了球壇許多年,更促進了「歐洲足球為體,南美足球為用」這種模式的發展。

2010世界盃讓我們看到一些平常看球會聯賽所看不到的事情。由於隊伍是國家隊,因而讓我們更清楚發現到歐洲與南美足球的發展趨勢和本質。

在是次世界盃中,我們可以看到歐洲和南美足球這兩大模式的重要發展,但奇怪的是,它們不是越行越近,而是分道揚鑣。

歐洲南美足球分道揚鑣

我們首先看看歐洲霸主西班牙。

不知大家有否發覺,西班牙活像一隊沒有了美斯的巴塞,進攻模式頗為單調,前線缺乏小組滲透,經常奢望憑幾腳傳送便能入球(歐洲足球的基本特色)。由此可見,與南美足球有相當融合的西班牙足球,一旦沒有了球會裡的南美球員,便落得與平常歐洲足球無異,只是基本素質與彈性比英格蘭、法國和意大利好一點而已。

在與葡萄牙的一役中,換入洛蘭迪(路蘭迪)以代替費蘭度托利斯箇中的象徵意義,更是非比尋常。這很可能代表著西班牙足球南美化過程的終結,再次開始向歐洲足球傳统靠攏。

相對於南美化的西班牙足球,徹頭徹尾帶有純正南美血统的南美足球無疑是更具先天優勢,畢竟個人技術與小組進攻能力,不是歐洲球員一朝一夕可以練成的(有時候歐洲球員為了球隊需要,更需主動放棄這些元素)。在歐洲足球的防守已公認是最強的前提下,南美足球加上歐洲足球的防守,簡直是如虎添翼。固然由鄧加領軍的巴西隊主動將防守元素帶進球隊,但阿根廷的防守亦明顯有所增強。幾乎可以斷定的是,未來足球的王道是南美的進攻加上歐洲的防守,至於進攻與防守的比重,則可能要看由巴西還是阿根廷奪冠,才可以定奪。

在進攻模式幾乎完全是南美式天下的情況下,南美和歐洲足球分道揚鑣基本上已成定局,從羅賓奴、艾蘭奴這些頂級巴西進攻球員亦不見容於英超可證明這一點。

歐洲足球該何去何從?

在當今足球「易守難攻」的大形勢下,歐洲足球,特別是英格蘭,本應可在本屆世盃中大放異彩的。因為現時球隊大多在中路嚴密佈防,所以以英格蘭的側擊加高Q大棍式攻擊應能奏效的。只可惜碧咸與夏格維斯受傷,高治亦不受卡比路重用(希斯基就不用提了),令這攻擊模式無從建立起來,要不然英國足球很可能成為今後的足球主流,與南美足球分庭抗禮。不過現在再談這些,已無補於事,我們將無可避免看到由南美足球主宰的局面。

在歐洲足球之中,現在還可以指望的,就只剩下荷蘭與德國。荷蘭足球以其攻擊性見稱,但不像西班牙那樣只依賴一兩個箭頭,進攻比較多元化。加上荷蘭向來都是歐洲足球的少林寺,故此筆者極希望它在擔負起歐洲足球人才的搖籃的同時,能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模式 ─ 這可能是歐洲足球的最後希望,否則我們將看到南美球員大舉入侵歐洲球壇。

至於德國,其年輕化政策終於在本屆世盃開花結果,但這並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德國已發展出一種簡單兼少「上腳」的進攻方式,這方式再加上其快速發現敵方弱點的能力,能迅速撕破敵軍防線。由於「上腳」這一點,正是南美球員和其他大球星最難以克服的問題和大忌,年輕化兼沒有「大佬」的德國隊,的確是最有本錢踢這種足球。

不過筆者的著眼點並不在這裡,而是歐洲足球今後還有甚麼板斧可以抗衡南美足球。德國隊這種新進攻方式,可以讓以組織見稱的歐洲足球,以自己組織的「快」打南美足球個人的「快」(以快打快),因而將會是歐洲足球用以對付南美足球的最大法寶。此外,亦希望德國隊年輕化的成功,能促進和帶動其他歐洲球隊的年輕化過程,使歐洲足球重拾活力。

歐洲足球在本屆世盃一敗塗地,令天秤一瞬間傾向了南美足球這一邊,但南美和歐洲足球對碰的格局並沒有改變。今後看歐洲足球怎樣收復失地,以及歐洲聯賽怎樣會促成其國家隊的進化,將更有看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