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力》與中共新型文宣

2010年4月21日 信報

袁彌昌

《中國力》與中共新型文宣

早前在上海的書店無意中發現了《中國力》這本書,該書竟在這個年頭大談孫中山,康有為和梁啟超等,於是就毫不猶疑把它買下來。

該書兩位作者寒竹和文揚是否真有其人就不得而知,反正也不太重要,因為出版該書的是出版包括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研究著作,以及為黨和政府中心工作服務的時事宣傳讀物的江蘇人民出版社,故此該書的立場已不言自喻。

該出版社使用《中國力》作為書名,目標應該是喜歡看大前研一的著作及其他工商管理書籍,具中高等教育水平的讀者,明顯針對現今中國最容易受到西方自由主義影響的一群。

中國做錯了美國夢

《中國力》是對中國近代與現代歷史的大翻案,並為該段歷史和「中國模式」提供新詮釋。它的主旨是現代化是一場殘酷的登山賽,而中國作為後發國家,就在現代化進程中,做錯了一個美國夢,走錯了路,最後靠鄧小平才得以回歸中國夢。而所謂中國模式,就是以國家為主導,對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成功整合。

這類書當然不乏對西方霸權及中國自由派的文誅筆伐,但更值得留意的是,該書作者對孫中山先生的批判。作者把辛亥 革命後歷時數十年的混亂局面,歸咎於孫中山先生在政體模式選擇上,毅然放棄了歐洲先發國家和日本、俄羅斯等後發國家的成功模式,反而選擇了美國這一特殊例子作為學習楷模,令中國無可避免地重蹈墨西哥和南美諸國的覆轍,陷入了軍閥混戰和四分五裂的境地。

該書作者之所以如此指摘孫中山先生,並不 是想藉此將矛頭指向美國,而是要使中共往後的中央集權正當化。為求達到目的,作者更不惜將袁世凱的稱帝,解釋為試圖通過恢復帝制重建中央集權,同時亦專門 引述康有為、梁啟超等人支持中央集權的言論。由此可見作者為了重寫對中共有利的歷史,可謂用心良苦。

中國模式確立

另 一方面,作者在為中國模式護航上,亦費盡了心機,竟連古希臘神話也用上了。他們分別以宙斯和他的兒子阿波羅和赫莫斯,代表鄧小平(國家)、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無論是阿波羅或赫莫斯佔了上風,一切還是主神宙斯說了算,亦正因為這樣,才能夠對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進行一體整合,以確立中國模式的地位。

至 於最為港人所注視的八九民運,作者將之視為不可避免,並描寫成早已為鄧小平所料定的一場國家與「自由派」和「造反派」的大決戰。

除了突顯出鄧小平的高瞻遠矚之外,作者還為八九民運賦予了積極意義─經過該事件後,代表資本主義的赫莫斯再不能在中國肆意妄為,要保留資本主義便得須打掉自由主義, 還必須臣服於國家的政治權力,接受中國模式。換言之,八九民運是確立中國模式的關鍵性一步,為中國的強國夢掃清了道路。

《中國力》讓我們了解到中共已告別以往那套過時已久的文宣模式,開始採用一系列的新型文宣手法與伎倆。首先,中共認識到歷史是一個極之重要的制高點,故此當務之急是重寫中國的近現代歷史,務必要使它符合國家與黨的最大利益。

重寫歷史的另一個好處是中共可以藉着對歷史的再詮釋,主動承認及解釋一些制度上流弊及特 殊事件,例如貪腐問題,共產主義的缺陷,八九民運等,將它們解釋為歷史的「必然性」和後遺症,沒有一蹴而及的解決辦法。

難影響國內輿論

隨着《中國力》這類書陸續出現,有助中共發展出一種可以某程度保留民眾自身想法,但仍受操縱的輿論。其直接後果是今後除了一些大是大非之外,境外人士再難以影響國內輿論,特別是那些單靠西方思想,對國情沒有第一手了解的人士和專家。所以此舉等於預先對一大部分外來思想封了後門,防止境外勢力干預中國輿論,並進一步確保中共的話語權。

從《中國力》一書亦可以得悉中共現在已有相當信心應對西方自由主義的控訴,今後打壓國 內自由派學者將毫不手軟。書中不僅指出,三十年來中國學界精英的眼光和思維始終落後於中國政界精英,還一口咬定中國自由派是偽自由派,只一味追隨西方的指 引,甚至不惜與反動分裂勢力合流。

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系博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