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國﹕菁英青年政治的前路與末路

以roundtable成員身分寫這篇評論有點諷刺…
這句好像有骨,是某君整天掛在嘴邊的話:
參與者認為要得到成年人的認同,並且在他們建設的框架內「玩遊戲」;否則落得被主流社會排擠而邊緣化。

黃偉國﹕菁英青年政治的前路與末路

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明報專訊】由去年11月開展的反高鐵撥款運 動引發出新世代政治議論,反映本土對青年政治認知有限。由年輕世代為主軸,透過街頭抗爭反對政府強行清 拆菜園村及立法會 親建制議員通過668億的撥款,除了引發一班保守犬儒的言論指摘他們 妨 礙香港長遠經濟發展和與內地融合以外,後來反對者透過互聯網及多樣化的方式(例如5區苦行、嘉年華會、音樂會)宣揚他們的想法和理據,最終使形勢逆轉之餘,更引發出部分人相信由下而上開展本土青年政治的希望。

青年政治發展路向兩大分歧

政治形勢的改變引發出青年政治的發展路向的兩大分歧:建基於現有上層菁英的期望和要求而被塑造為青年領袖?還是自主和自發組織有共同志趣的青年以回應社會議題?

認同前者看法的除了與政府關係密切的青年組織外,還包括不少五六七十後的一代的本土菁英。這種論述的特點是以由上而下的方式「提出」和「要求」青年人達成和延續他們的期望,並主動為年輕政治預先設定一連串前提,包括提高整體競爭力、鞏固既有優勢、開拓新的發展領域、達至持續的經濟發展,與世界知名的 大都會如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等,可統稱為「菁英青年政治」。此外對於青年人自發自主的行動更有所保留,參與者認為要得到成年人的認同,並且在他們建設的框架內「玩遊戲」;否則 落得被主流社會排擠而邊緣化。

站在政治參與過程來看,菁英青年政治旨在延續和複製當下政治模式,著重形式和技巧。從青年組織安排的活動來看,要成為政治領袖,必先具備「新思維」,包括知識型社會生存之道、全球一體化面臨的挑戰和應變,繼而在建立個人管理、有效溝通技巧和解決問題等生活技能裏下工夫,再透過專題研習和體驗計劃 加以實踐。總之修畢整套課程,就具備青年領袖的特質。

但是,我們不妨想像一下菁英派青年如何看待和回應清拆菜園村和以668億興建高鐵 的議題,又或者民社發動的「5區總辭公投」?從不少支持興建高鐵的 網絡平台來分析,他們多數從「發展就是硬道理」的角度堅持高鐵對本土經濟發展有利,又能與內地發展更緊密關係;反對者只是「阻住地球轉」的一小撮滋事分子。至於公投只是由一批在議會裏無惡不作搞破壞的反對派作的政治秀,在破壞社會對政制的共識之餘,又浪費納稅人金錢。

青年領袖培訓繼承菁英價值觀

原來,青年領袖的培訓在一定程度上繼承當下社會菁英的價值觀,並且在他們身上再複製,旨在將當下政治和社會的不平等含糊化和合理化,例如把社會兩極 化視為有競爭力與缺乏競爭力者的分野;只有依靠祖國的後盾,香港經濟才有出路和機遇;一國兩制 必 先以中央政治及法理的權威性解讀為原則等。若果青年領袖只是建基於既得利益者和菁英的想像而被塑造,最終只能複製一批崇尚權力和權威的應聲蟲(低能者)或 者變色龍(高能者)。試問一班複製年輕菁英能否活化青年政治?

若果從菁英主義角度看青年政治,正是矛盾重重:若果青年政治強調創意、突破和挑戰權威,加入菁英主義的成分卻把這些青年政治的核心價值摧毁。青年政治變成上層既得利益者的政治裝飾,最終異化有意從政的年輕人:無論成為機會主義者,抑或是悲觀主義者。

作者是roundtable成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