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馬傳‧香港

大河劇‧龍馬傳有兩個悲劇角色引起了我對香港和香港人的一些感嘆和痛心疾首。

武市半平太:一臉正派,凡事以「尊王攘夷」為堂堂理由,實則是妒忌和自卑心極重,為求取得權力而不擇手段,一切只看眼前利益,巴結權貴,趨炎附勢。最無恥的是鼓動沒受教育的岡田以藏做他的暗殺工具,利益全歸自己,責任就由以藏來負。

武市半平太

岡田以藏:同樣是自卑心極重,因而以為幫助武市暗殺他的政敵和眼中釘就可以得到大家認同,妄想藉此成為武市的左右手,出人頭地。當然武市亦清楚了解他的心態,把他「用乾用盡」,過程中亦不忘向以藏灌「迷湯」,令他不生貳心,效忠自己。以下是歷史上武市對以藏的真實評價和態度:

知道以藏被捕的武市半平太在寄給家裡的信中寫着「那個傻瓜還是早早死去比較好,就這樣厚顏無恥的回來,想必父母也感嘆吧」。

根據一個說法,知道以藏被抓的武市害怕他的自白會使其他同志遭受危險,於是打算讓一位獄卒將毒送到以藏那邊毒死他。這是由於小說而廣為人知的小故事,根據 那時,武市害怕性格軟弱的以藏會因為遭受拷問而簡單地就招供出來並且預想到比起其他同志身份更顯卑微的以藏一定會受到更嚴厲的拷問,於是就將毒藥送到以藏 那邊(以藏不知道那是毒藥)希望他在遭受拷問而坦白前就因為服藥而死,但是被以藏看穿是毒藥,所以憤怒的以藏就將勤王黨的所有的罪行一個一個的說出來。

怎樣也好,在以藏的晚年時,武市都對他相當冷漠,這就是用完即棄的「擦鞋仔」的一般下場。

岡田以藏

這種主子─大奴才─小奴才的情況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已司空見慣,甚至連許多青年人也毫無骨氣,毫不害臊地做人家的屁蟲和跟尾狗,爭做小小奴才。我們的坂本龍馬究竟去了哪裹?(以後再寫龍馬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